无论如何,千万不要朝列车和站台间的空隙看

@JAMMLY 2020年04月11日

摘要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,我正坐地铁回家。那时我走到站台,正准备上车,为了避免摔倒,我很自然地向下看了看列车和站台间的空隙。

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,我正坐地铁回家。那时我走到站台,正准备上车,为了避免摔倒,我很自然地向下看了看列车和站台间的空隙。

我接下来看到的东西会追着我一辈子。一个畸形的身影坐在缝隙中,它的身上,除了两只眼睛外,其余的部位都是一片漆黑。它的双眼布满血丝,就像好几年没睡过觉一样,它的瞳孔很浑浊,这些是它脸上唯一的特征。它慢慢地伸出它消瘦的手,包裹住我的脚踝,它的爪子冰冷刺骨,一股电流传到我的腿上,我吓得一动不动,就像被冻住了一样。时间仿佛也慢下来了,这一刻就像持续了好几年一样。

当有人从后背推了我一下时我马上清醒了过来,还差点摔了一跤。这个怪物立马松开了它的爪子然后滑到了火车底下。我尝试着把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,我抓着列车上的把手,但是我的腿像果冻一样软,于事我坐在了离我最近的座位上。

有那么一阵子,我坐在位置上仍然望着我刚才看见那怪物的地方。接着车门关了,列车也开动了。我无法理解我刚才看到的东西,一个怪物就坐在列车和站台的空隙中还差点把我拉了进去。我的心跳还是很快,呼吸也依然十分恐慌。

在找不到任何科学的解释来说明我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后,我把它归因于我的幻想。列车在下一站停下了,我的目光立刻被列车和站台间的空隙吸引,我看向别处并拿出手机分散我的注意力。

从眼角的余光里,我看到一个人影从缺口里钻了出来。

爬出来。

爬向我。

它那饥渴的充血的眼睛直勾勾的冲着我。

我立马朝那个方向看去,还把我的手举了起来。然而那里啥也没有,列车门关了,刚刚上车的那家伙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我没理他,我肯定是出现幻觉了,今天上班实在太累了。

最后终于到了我下车的那一站,我下车后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不敢再看那个空隙。从地铁站走了10分钟后,我终于到家了。

一回到家,我简单的洗了把脸,然后坐在沙发上看Netflix。突然间,我有一种恐怖的直觉,我的本能反应告诉我应该马上逃离我的房子。我转过头来,目光落在了卧室的门上。

它微微半掩着,透过缝隙我能看到相同的怪物。它那双充血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它的爪子像影子一样伸向我,它继续用它那疯狂的大眼睛瞪着我,我立刻从沙发里跳出来,远离那只爪子。它伸得不可思议的长,抓住了我的喉咙。

当它拖着我穿过地板朝着门口去的时候,我吓呆了。我试着把它推开但是它还是牢牢地抓住我,这瘦弱的爪子异常有力。在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它把我放下来了。

它脸上的另一个缺口打开了,在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它的脸上还有个缺口。一条巨大的像蛇一样的舌头缓慢的在它的脸上长出来,同时还伴随着可怕的牙齿。它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继续盯着我。

当它慢慢靠近我的时候,一种奇怪的黑色浓唾液从它的舌头上滴下来。得亏我命好,我把门踢开了,那怪物立刻离开了,好像门一开,它就消失了。

我跑进卧室,把门紧紧的关上。我一想到那怪物用它那恶心的舌头吞噬我,我的后背一阵发凉。突然间,一个想法出现在我恐慌的大脑里,就像黑暗中的一道亮光。

这个怪物只能在缝隙中生存!

于是我封上了家里所有的缝隙,所有的门,所有的柜子,我用衣服堵住门缝,这下子这怪物抓不到我了。

我躺在床上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,我仍然可以在门口上看到它那粘稠的黑色唾液,我可不敢碰这玩意。

我躺在床上,拉过毯子盖在身上。我拿起那本我正在看的书开始看起来。我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那怪物抓不到我了。

接着我感到我的腿上有一股冰冷的东西,我看着我的腿,但是毯子下面并没有鼓起来,下面不可能会有东西的。

我拿起毯子往下看,当我意识到我的这一行为创造出了一条缝隙的时候已经晚了。

那怪物坐在我的腿上,它的充血的大眼睛依旧盯着我,它就像一条等着吃饭的狗一样坐在那,吐着它那黑色的舌头。

接着,它冲向了食物。

郑重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!